Do not follow plz.

【Frame】南极的光

  ❤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照在了冰面上,放眼望去,目光所及是一片白色的世界,冰面反射着的光芒刺激着刚睡醒的双眼,走上甲板的夏之光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

双手随意地搭在栏杆上,眼睛里的光越发闪耀起来。

终于到达科考站了。

 

作为一名新晋科考队员,夏之光对于这次行动无疑是兴奋的,他幻想过到达科考站之后的无数种情况,比如向他飞奔而来的企鹅、或者呱唧呱唧拍着手掌的海狮,还有拍不完的美景和各种各样的破冰作业。

不管是什么,“一言不发,两眼发直,三餐不进,四肢无力,五脏翻腾,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久卧不起,实在难受”在切切实实地体会过这样的晕船十字歌之后,双脚能够真实地落到满是白雪的陆地上,夏之光咧开嘴笑了起来。

“啪!”头上突然被人扇了一掌。

“呲……好痛,有钱哥你干嘛!”夏之光生气地转过身去,一摞比自己高的箱子就被推入了自己怀中。

“一天到晚傻笑,赶快给我去卸货!”肖战拍拍手转身又去搬箱子,冲他挥挥手示意他赶紧走。

“去就去!你不准再打我头了,真给我打傻咋办!”

“本来就傻,赶紧滚蛋。”作势又抬起手,夏之光赶紧一溜烟跑了出去。

 

“嘁。”一路哼哼唧唧的夏之光抱着比自己高的箱子磨磨蹭蹭地走着,大红色的防寒服在雪地里格外显眼。

“走快点!傻子光,在这儿墨迹啥!”肖战抱着一摞箱子飞快地路过。

“你再……诶有钱哥,你看企鹅!是企鹅!!!哎哟!”——啪!

“夏之光你真的是没救了。”不远处停下的肖战一脸无奈地看着因为企鹅出现兴奋到滑到在地的夏之光,抱起箱子转身走了。

 

与此同时,围观科考队员卸货的企鹅大队中。

“啊呜哈哈哈哈哈哈,伍妈妈你看那个人好好笑哦!”企鹅郭子凡笑得扑腾起了短短的翅膀。

伍妈看着自己笑得快要抽过去的儿子忍不住吐槽道:“郭子凡你要起飞啊!”

“走!他旁边没人了,我们过去看看。”谷爸发话。

 

所以当夏之光揉着腰准备从地上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小身影挡在了自己面前。他刚想抬起头却被太阳光刺地赶紧闭上了眼睛,待他终于从地上坐起来的时候,只看见面前一只小企鹅冲着身后的两只大企鹅扑棱着翅膀使劲地叫着。

“啊呜啊啊啊妈妈这个人好好看啊!长得好可爱!!啊啊啊我要昏古气了!!!”

听不懂企鹅语的夏之光愣愣地看着郭子凡,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犹豫着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顶,“小家伙别担心啦,我没事儿!”

伍妈谷爸对视一眼,在心里默念一声,完了。

只见郭子凡僵硬地转过身看着夏之光,“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大叫了几声,晕在了夏之光怀里。

同时,在心里大叫着“啊啊啊我摸到企鹅啦!”的夏之光同学也跟着兴奋得缺了氧晕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夏之光已经躺在了科考站的宿舍床上,揉着头起来的夏之光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肖战,放大的两只眼睛无一不传达着“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惹得肖战冲着他的头又是一掌。

“啊!”夏之光大叫着回了神。

“醒了没?冰天雪地里你能给我昏过去你真是出息啊??”

“我……”夏之光低着头羞红了脸,因为摸到企鹅就昏过去好像确实有点丢人啊……

“你什么,没话说了吧!”肖战迅速换上冷漠脸开口道:“我要去找沐沐了,今天你的作业取消!好好在这儿想想,你这样彭楚粤知道了怎么可能再让你来!”

“噢……”

“嘭”的一声关上房门,肖战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作为前辈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企鹅冲到自己面前一通乱叫的,夏之光这小子多少有点走运吧。忍不住笑了笑,摇着头走了。

 

宿舍里的夏之光可待不住,这才刚到中午,心心念念小企鹅的他忍不住悄悄溜了出去。走出科考站的时候外面风刮得正烈,气温都比上午低了许多,想起前辈们叮嘱的话还是放弃了去找小企鹅的想法。他紧紧领口,朝上午晕倒的地方走过去。

“咦?怎么没有呢……”皱了皱好看的眉,原地转了好几圈的夏之光顺着原路返回的时候疑惑了起来,脖子上的项链怎么就掉了呢?没道理啊……

就在他一只脚刚要迈进门槛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啊呜”的叫声。

是上午那只小企鹅。

从老远的地方扑腾着翅膀朝这边跑来。

“嘿。”夏之光笑了。

 

等夏之光走到郭子凡面前,才发现自己的项链居然在他脖子上,他又懵逼了。

试探地伸出手指了指那串项链,又指了指自己。见他没有反应,夏之光伸出手准备去取。结果小家伙一个转身跑出去几步冲着自己一扭头“啊”地叫了一声。

“???是在说不给吗?喂你讲讲道理,那是我的。”夏之光不敢相信地睁大了双眼,只见郭子凡又跑远几步头一扭一模一样地又“啊”了一声。

“嘿我说你这个人!呸!你这个鹅!”夏之光追了上去蹲在郭子凡面前试图再次沟通,“这个!我的?懂?”又指指项链再指指自己。郭子凡不出所料地继续“啊”,夏之光怒了。

刚想上手去扯项链,结果被鹅一嘴当先反咬一口,夏之光“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啊!”跑出几步的郭子凡跟着叫了一声。

“我被咬了你叫什么啊你!”夏之光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疯了,“我跟你讲我现在很想燃你别惹我!”说罢赶紧追了上去。

“啊!”郭子凡大叫一声挥起翅膀在雪地里跑了起来。

“你还叫!”夏之光跟着跑。

于是一人一鹅在雪地里玩起了二人转。

 

“啊——!!!”夏之光抱住自己的头放弃转圈站在原地吼了一声。

不远处的鹅也停下来跟着“啊”了一声。

弯下腰的夏之光露出想要杀人的目光冲着郭子凡又“啊”了一声。

对方再“啊”。

一来一往,此起彼伏……

 

直到肖战他们完成今天的作业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一人一鹅,一站一蹲,面对面地“啊”过来“啊”过去。

“夏之光!!!你是智障吗?”哭笑不得的他忍不住开口骂道。

最后夏之光还是没能拿回项链,一脸生无可恋的他直呼自己今天要早点睡觉忘掉烦恼。

四个月后肖战和彭楚粤等人讲起这件事的时候,还是只能用“妈的智障”四个字来形容。

当然,夏之光和肖战不知道的是,在企鹅凡的世界里,那样的行为其实……是在求偶。

当然,积极对叫的夏之光——显然被攻略成功。

 

从那以后,郭子凡天天跑去科考站外面等夏之光。

头两天夏之光还生气,这家伙害得自己被人笑话还不够还跑来闹腾自己,不理他。于是不管郭子凡怎么在后面一路小跑他都不管不问,只是偶尔侧过头看看他有没有事。

又过了几天他就憋不住了,他是喜欢这只小企鹅的,那天跟他闹也是因为觉得他太可爱了忍不住就玩了起来。所以这天中午,趴在客厅窗户上偷瞄了半天的夏之光,终于朝着郭子凡走了过去。

看着他又激动地呼扇着自己的小短手,夏之光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啊……”

 

生活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对于夏之光来说,每天中午到下午的时候,不管他在干嘛都会有一只小企鹅跟在身边,肖战美其名曰“傻子光和傲娇鹅的约会”,并用微信给远方的彭楚粤绘声绘色地叙述了这只鹅是如何一心只有夏之光两眼不看其他人的状况。彭楚粤表示自己为什么没有这种运气,大呼本网不玩了怒摔手机终止了聊天。

对于郭子凡来说也一样,在企鹅的味觉里是没有甜味的,可是当夏之光坐在自己旁边看着他抓虾的时候,他鹅生第一次感觉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同时作为一种不能飞翔的动物,没有翅膀的他只要和夏之光待在一起,仿佛就有一种鹅在天上飞的感觉。

 

很快就要到一个月了,肖战看在眼里,却忍不住担忧起来。建立的感情太深厚的话,分开就会变得困难吧。

他开始阻止夏之光去见郭子凡。

夏之光没有察觉,还以为是任务变重每次都耐心地冲郭子凡挥手叫他回去吧。

这一过就是好几天,终于有一天,肖战用光了能用的理由,在夏之光即将迈出门槛的那一刻伸出手拉住了他,认真地看着他的双眼说:“你不能去。”

疑惑地看着肖战少见的严肃,夏之光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肖战皱了皱眉,依旧直视他的双眼:“你还记不记得彭楚粤说过的?我们还有几天就要去另一站了。”

夏之光终于知道肖战的这几天的异常是为了什么。他回头看了雪地里的那个小身影一眼,这一次没有再朝外走。

怎么就忘记了呢?彭楚粤告诉过他的。

别跟动物们走得太近。

他竟然忘了。

头昏昏沉沉的,回到房间便躺在了床上,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蔓延着,终于合上了双眼。

 

再醒来时,已经是晚上7点了,他走出房间,却发现天依旧大亮着,他愣了。

今天是极昼??那小家伙……他赶紧走到了客厅的窗边,雪地里什么都没有。他叹了口气,是回家了吧。明天再去看他最后一眼好了。

然而第二天中午他却没有等到郭子凡。

他一定是又傲娇了,夏之光想起来之前有一天自己赶他回去,然后他整整傲娇了一个星期才理他,就连在企鹅岛路过的时候也全当没看见自己。

虽然这样想着,夏之光还是在那里等了下去,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啊。

 

其实郭子凡病了,极昼的天气里直愣愣地杵在风雪肆虐的下午没有进食的他晕了过去,直到傍晚才被伍妈谷爸给想办法拖了回去。第二天又花了半天功夫恢复体力,可是到了晚上他还是出了门,仿佛是有感应一样,遇到了前来企鹅岛的夏之光。

 

夏之光说不出看到郭子凡的感觉,以往看着那个身影摇摇晃晃走过来的时候他都好笑得不行,今天怎么就突然心上一疼。

“啊呜……”郭子凡叫了一声,挥挥右手。

“去哪儿啊?”夏之光跟郭子凡无障碍交流着,跟在他摇摇晃晃的步子后面。

夜已经很深了,空气也变得更冷起来。

郭子凡把夏之光带到一个山洞附近,然后示意他坐下。

夏之光开始没完没了地讲话,也不管这只胖胖的小企鹅听不听得懂。从怎么好不容易来的南极到彭楚粤对自己说的话,到最后他说“你这只小胖鹅真的是很可爱吧,不然为什么我总是喜欢看着你呢……”“又或者是别的人都太严肃了,只有你是简单的吧……”直到郭子凡发出“啊呜”一声,他抬起头,“是极光啊……”

一人一鹅,一坐一靠,在温暖的山洞里,看着天空中彩带般飘动的极光。

如果可以,多想时间定格。

“你别来看我了。我就要走了。”迷迷糊糊的小胖鹅倒在他的怀里,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

 

天一亮,“啊啊啊”叫着的郭子凡叫醒了夏之光,两个人又回到了企鹅岛附近,夏之光不让他送,指了指挂在他脖子上的项链,轻轻开口:“要收好哦。”

然后大红色的身影消失在了白色的世界里。

 

郭子凡真的再没来过,肖战惊讶地看着夏之光欲言又止,发自内心地感慨起世界真奇妙。

直到真的重新回到船上那天,夏之光站在甲板上,才着实难过起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羁绊,就这么硬生斩断,到底该怪谁呢?或许真的像肖战说的,是自己太傻了。

想着想着竟是红了眼眶,双眼朦胧时却看见船下一个熟悉的团块,忙睁开眼。

果然是你这只胖鹅。

跑下船在他面前蹲下,接过他举着的一片羽毛,然后紧紧地拥抱了一下这只小家伙。

夏之光不傻,他只是一直没有长大。

这世界纷纷扰扰,人心变幻,你我处于这其间,却依然痴心你不会变。

你要等我。

我一定会回来。

 

被抱住的郭子凡哭了,泪水流在黑色的羽毛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从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就开始依赖他对自己的好,虽然自己也傲娇个不停,到底还是对他多了几分关心。

为了不让企鹅岛的顽固派产生意见,自己一直守口如瓶,每次见完他生怕气味产生怀疑都钻进海里再回去。到底是瞒天过海,世界和平。

个中滋味难以言喻,可他每次都无法抗拒。没想到一不留神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到底是这个人太傻也太好了。

 

你别难过。

我会等你,一直等你。

看遍一晚又一晚虚无缥缈的极光,捱过一个又一个没有尽头的极昼。

希望你,快一点回来。

带着我最喜欢的样子,还有笑起来能点亮世界的光彩。

 

万一你暂时没法回来,全世界的海洋是相连的吧,那么到时候,我去找你。

我没法做一只天空中的飞鸟随时去看你,我就去学习如何更好地在大海里飞行。

穿越漫长的海岸线,穿越漫长的思念,去看你,去寻你。

去抓住你,去拥抱你。

也请你别把我忘记。

等我去见你。

 

等待,一方在等,一方在待。

相守的,从来都是两个人。 

 

 

 

 

三个月后,雪龙号再次返回了中山站。这一天,恰好又是极昼。

夏之光朝着自己走来的时候,郭子凡觉得整个南极都亮了起来。

“欢迎回来。”

 

 ——————————————————————

(这是我最初想写的故事,一直拖到了现在。不要在意某些设定,科学度50%吧。虽然现在的剧情线很迷,但选定的背景设定注定要写HE。)

送给光凡。也送给夏之光,我们的小甜豆。

天暗下来,你就是光。

一定要好好的。

等你回来。

  

评论(8)
热度(70)

©  | Powered by LOFTER